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可以公投決定ECFA嗎?

至於該文所提及法國的部分,先不論法國人民是否對公投抱持著反感的態度(恕筆者才疏學淺,查無相關調查資料可資佐證),但二○○九年十月初法國針對郵政民營化的議題曾經辦過一次由民間所籌組的自發性公民投票,該次活動總計有兩百一十多萬人參與投票;雖然法國政府至今還在迴避這項議案的公投,但它卻無法否認兩百多萬票挺身表態的事實,這個事件讓人難以相信法國民眾是不贊成公投的。況且就歐洲憲法條約而言,倘若在二○○五年法國跟荷蘭沒有經過公投程序否決掉歐洲憲法條約的話,就不會有目前修正版的迷你歐憲、亦即里斯本條約的出現,這難道不是一種比較合乎民主精神的方式跟結果嗎?特別是當一個政府的信賴度低到破表的時候,人民怎麼可能願意將自己的未來命運託付給一個他已經不信賴的代表去進行重大的變革?法國跟荷蘭的公投只不過是凸顯了所謂「民主赤字」的存在,讓歐盟的官僚與各國領袖不要忽略了人民的真實感受而為所欲為罷了。另一個需要補充的部分是愛爾蘭針對公投里斯本條約的二度公投,事實上也並不是他們堅持非公投不可,而是在一九八七年該國最高法院於Crotty v. An Taoiseach的判決中認為所有歐盟主要條約的修改都要交付全民公投,所以讓愛爾蘭人民可以針對歐盟的參與有直接發聲的機會,而不會被代議政治主導一切。在此還要特別指出的一點,法國現行憲法第三條規定:「國家主權屬於人民,經由代議士以及經由公投方式行使。」簡單地說,代議政治制度跟公投兩者的地位一樣重要,都是人民行使國家主權的一種形式。易言之,代議政治制度與公投制度相比,絕無任何優越性的特殊地位。側重代議制度、貶抑公投制度的說法,對民主的發展相信不是一件好事。

著名政治學者David Held提到:「一種民主政治秩序如果在權力、機會與抉擇方面顯現出結構性懸殊之特色,它還能被視為合法嗎?」觀視現行的立院生態與執政黨運用執政優勢所進行的ECFA全方位宣傳,將ECFA交付全民公投決定,應該才是一項比較好的政治抉擇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