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國光石化公投有何不可?

國光石化一案基本上可分為兩個層面來分析:首先是國光石化本身的爭議、其次是政府的政策擔當問題,而最終透過公投解決上述兩層問題不失為最佳的方式。

首先,國光石化並無法解釋未來所生產的油品多數將出口的事實;換句話說,「油品銷國外、汙染留台灣」,政府憑什麼要求在地民眾犧牲小我、成就財團?此外,國光石化所衍生的相關生態爭議例如空氣汙染、沙塵暴、巨量工業用水,以及彰化、雲林可能受到汙染的大量農產品等嚴肅問題,在相關疑慮尚未獲得令人滿意的答覆之前政府就要霸王硬上弓(蕭萬長於20088月即說國光石化非做不可),看來顯然是傲慢多於溝通、政治凌駕民意。


其次,政府決策者缺乏政策擔當魄力,骨子裡明明是替財團背書的一方(報紙大肆刊登廣告、向反對學者一一寄發說帖),表面上卻又裝得跟自己毫無關係,居然還說出什麼中油只有國光石化43%股權,所以民間企業作為政府管不著、也不能公投的這番蠢話來卸責;政府身為佔絕對多數的超級大股東,如果還不能主導國光石化的政策,那麼這種無能的政府乾脆直接解散算了。一個政府假如在財團/人民、經濟/環保、發展/生態的二分立場下都是站在前者的那一方,那就應該勇敢出來捍衛自己的觀點,並且承擔起決策的政治責任,而不是只想當個不沾鍋式的老滑頭,儘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如此一來人民絲毫感受不到執政者的願景,只體驗了官員的怯懦跟厚顏。


在一項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背後,其實有很多疑慮需要被解釋清楚讓人民放心,這並非是單純的人民喜好問題,而是執政者應有的從政倫理。過去在類似的狀況下,決策者多半採取以技術觀點為出發的問題解決導向,亦即專業意見至上、科學凌駕一切,無論最後是好是壞,人民只能默默地接受特定專業考量的最終裁決。然而在後工業時代各種新而複雜的社會、文化、道德與環境問題一一浮現之後,該如何將這些問題一併納入決策形成的考量過程之中、儘量避免或至少降低倉促決策所引發的後遺症為首要之務;一旦爭執不下的時候,透過主權者的意志-公民投票來決定如此重大的議題,更為恰當不過。經濟部若硬要牽扯這是屬於禁止公投的投資案,這種蠻橫的官僚心態也太反民主、不知審議為何物了。


公投又不是洪水猛獸,它不過就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在制度上的具體實踐而已。國光石化一案中政府一意孤行所凸顯出的不只是政府對於民意的不重視,也是對民主體制的一種不尊重;現還急於封殺公投,更是令人費解。在如此高度爭議之下讓公投作為向人民靠攏的一種民主力距,又有何不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