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國的阿拉伯人才何在

當初突尼西亞的前強人賓.阿里倉皇逃離出國時,已有極少數的西方觀察家大膽地將之視為二十一世紀的柏林圍牆倒塌,認為其將不可避免地牽動阿拉伯世界的連鎖民主化反應,進而擊破「阿拉伯例外」(l’exception arabe)的權力神話。這些阿拉伯例外國家的共通特點就是掌權者的統治期間都很長,如葉門的薩雷自一九七八年、利比亞的格達費自一九六九年、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接替其父親自一九七○年、阿曼國王阿布達拉二世延續其父親自一九五二年、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繼承其父親自一九六一年的權力等等,數十年的家族寡頭統治不說,西方世界面對其協助鞏固權力的警察與特務系統長期嚴重侵犯人權的問題,也多半視若無睹、鮮有國際間的民主施壓;這次突尼西亞政府一夕間倒台的戲劇化演變,連長久以來將該國視為後花園的法國當局都坦承出乎其意料之外;而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的無預警間接引退,對此美國中情局也認為其情報工作有相當的改進之處。上述兩事件透露出西方強權的窘境,亦即連與這些國家關係最密切的西方大哥都無法清楚地掌握該國的實際政情,因此對於情勢的研判產生延誤。這也明白地告訴世人正確情資的重要性,尤其在瞬息萬變的群眾運動時刻,情資的無知將會造成重大的決策錯誤,西方強權在情報判讀上接連跌了兩個大跤,顏面實在掛不住。然而當我們在世界彼端關注這些議題時,除了僅能透過外國媒體的新聞資訊來源之外,吾人亦不禁要問我國專屬的阿拉伯世界相關研究人才又何在?

電視(尤以財經節目為最)上個個口若懸河、講來頭頭是道的來賓其所憑恃的皆是翻譯而來的外電報導或網路資料,雖然所講述之資料或無錯誤,但在欠缺專業資訊判讀與政局分析能力之下,總難提供深度與廣度兼備的看法;也往往過於樂觀看待個人通訊科技的普及效果、渲染網路即時工具(如推特、臉書)的實質貢獻;並且到了最後,還是必須仰仗西方媒體的分析與結論當個事後諸葛,甚是可惜。不過這也難怪,政府向來對於這些冷門領域的專業人才培育毫不關心,尤其在市場機制決定一切的商業教育邏輯之下,台灣在伊斯蘭世界文化與宗教研究,中東、近東的地緣政治研究,阿拉伯語、波斯語的語言人才可說無一不缺。即便有緣進入阿語系的大學生,多半也以轉系或考取名額不多的外交官為職志,鮮少有人投注於此一冷僻領域成為研究者,種種不利條件的壓縮下讓人才產生斷層而近乎真空化,因此在這波事件中幾乎聽不到本土研究者的聲音,顯示出該領域的人才荒已經出現。

不過更令人擔憂的,是政府對於相關事件迄今毫無表示,我們也無從知悉政府國安團隊是否有能力掌握該區域的相關情報資訊。但從外交部對於埃及的撤僑處理過程顯得毫無章法的紊亂狀況來看,台灣做為一個主權國家所謂的國際能力,在阿語世界中明顯是能力不足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