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ard 慢飛

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併選的憲政僵局怎解?

目前為止各界只關心在總統選舉時萬一發生政黨輪替的話,那麼兩任總統交接的等待期將超過四個月,也等於超過總統四年任期的十二分之一,新舊任總統之間的權力銜接該如何處理,沒有人敢提出保證到時候一定不會有問題。可是吾人所關注的卻是另一個憲政面向,亦即當總統與立委併選時假使發生選民分裂投票行為時,又該如何解決?換句話說,併選的意思就是總統與國會在同一天、由同一批選民所選舉產生,然而假使選民以多數選出了一個具有實質影響力的總統,但同樣的這批選民卻又選出一個與總統不同黨的國會多數時,這等於是選民的投票意向分裂,在這種情況之下所導致的憲政僵局又該如何解決?台灣的民主成熟度經得起如此嚴峻的考驗嗎?

有人或許會說,根據法國的憲政運作狀況,總統必須遵守國會多數組閣的精神,所以這不成問題,朝小野大的總統只要滿足於兩岸、外交與國防的保留領域即可。然而因法國總統擁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解散後20到40天之內需改選,所以密特朗兩次當選總統之後都隨即解散國會,在總統選舉剛結束的民意蜜月期讓他贏得國會多數,擁有全面執政的本錢。左右共治出現的情況則是發生在國會議員五年任滿之後的改選,反對黨贏得國會多數,因此他不得不接受左右共治的局面(1986-1988);密特朗的第二任也是相同命運,1988年當選後解散國會改選贏得國會多數,但又於1993年輸掉國會多數而開啟第二次的左右共治(1993-1995)。至於席哈克則是1995年當選總統後全面執政,但於1997年主動解散國會改選後大輸,只好進入五年的左右共治到2002年期滿結束。這也就是說法國過去的左右共治情形都是先產生一個執政的總統,然後選民才又用選票表達對其在位政績的不滿、制裁總統。易言之,執政權的歸屬是明確的,因為兩個代表全體國民的過半民意並不是在同一天所選出,由新民意取代舊民意自是理所當然;另一方面也因為兩輪選舉設計的關係,所以總統與國會更不可能合併選舉。就算是目前法國總統任期已經在修憲後縮短為五年,但國會組織法121條規定國會議員任期於當選後第五年的六月的第三個星期二結束(原有的國會組織法中是選後第五年的四月的第一個星期二結束),將國會議員的選舉移到總統選舉之後。我們可以看到近幾任的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約莫在四月底,第二輪在五月初舉行,當選者於五月中就職,接著便是國會選舉的來臨,因此不會有政權歸屬混淆的問題。但是台灣一旦併選,萬一同時產生出兩個民意多數的結果,屆時如此複雜的憲政僵局又該如何解套?

以上分析並非杞人憂天的自尋煩惱,而是很可能發生的狀況。筆者不禁要問,我們可有人準備好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