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ard 慢飛

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總體政治看米酒降價

這些大角度、大視野的總體政治(Macro-politics)所關注的面向與側重細小個別議題處理的個體政治(Micro-politics)相較,格局自然是寬廣地多,且影響後世甚鉅。無奈放眼望去,今日注重總體政治的國家領導人寥寥無幾(這點特別是民主國家的通病),絕大多數都只是專注於個體政治、並在乎民調高低的短視媚俗政客與團隊,他們所圖的多半只要在任期之內不要犯下嚴重錯誤,其餘像是大開大闔的社會改革工程、或是為了下個世代發展而策劃的長遠建樹藍圖,則根本連想都不用想。若以搭車作為比喻的話,這類領導人完全不像是手握方向盤的駕駛、反倒比較像是車上乘客,只求任期結束之後能夠全身而退、安然地下車;至於這班車最後究竟駛向何處、開往何方,則非他關心的重點。有這般領導人的國家自然缺乏願景,政府施政也不用遠見擘畫,人民當然更不必懷有希望,一切都是得過且過,苟且暫渡就好。

換句話說,若一位國家領導人能夠從總體格局關注政治這件所謂管理眾人之事的命題,則成天掛在嘴上的傲人政績就不可能會像是米酒降價這類瑣碎的個體政治事件。雖然馬英九總統很認真地反擊「有人說米酒是小事,但兩千三百萬人的小事,就不是小事。」他又補充「每人每年消耗九瓶,重不重要?」乍聽之下似乎很有道理,但就跟經濟學一樣,把所有的個體經濟加總起來並不會變成總體經濟,所以將每個個體政治事件集合起來也不會變成總體政治一樣,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關照角度與出發點,處理的重點及方式也大不相同。如果錯將個體政治定位成總體政治的縮影,則國家所面臨的情況很可能是福雖未至、禍不遠矣。

況且更有意思的是依照馬總統的算法,米酒從每瓶一百八十元降價到二十五元,平均每個人一年可省下一千三百九十五元,一個四個人的家庭則會減少五千五百八十元的支出;但無論如何,這筆菸酒稅最終還是被財政部國稅局給課走了,也就是說不管從米酒而來的稅金是多少,這好幾百億的錢全都進到國庫裏面;從民眾的角度來說,能夠少被政府剝層皮就少剝層皮,當然是美事一樁;不過站在政府的立場,尤其是政府財政困難、國債屢屢破表的今天,把國家稅收減少當成他苦民所苦的「有感」成果,然而對於青年就業困難、房價狂飆不止、農業供需失調的總體政治問題卻提不出有效對策,更忘記了他一下子就花掉八五六億元、每個人三千六百元消費券的濫發,以及舉債替公務員加薪百分之三這些每每加重財政負擔的「德政」是如何地飽受社會各界批評。

羊毛終究還是出在羊身上,這些慷人民之慨,「我請客,你埋單」的「傲人政績」,從個體政治的短線操作上來看大抵上可說是成功的。但若由總體政治切入分析時,這樣子的執政方式可是令人無比擔心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