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ard 慢飛

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於我何用?

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中所規定國家之間於外交往來上的特權與豁免優遇之賦予,目地在於確保代表派遣國的外交使節及駐外使館能夠有效且忠誠地執行職務,並在代表國家主權的象徵意義上給予完全尊重,因此該公約第22條規定使館館舍不得侵犯、第24條確保使館檔案及文件不受侵犯、第27條保障使館與其派遣國政府採用一切適當方法來保證自由通訊、第29條規定外交代表人身不受侵犯、第31條規定外交代表對民事及刑事管轄享有豁免權等等,在在都說明了一個主權國家的對外觸角(使節)絕對不允許另一個國家以任何方式進行干預,這是基於國際間嚴守國家主權之平等原則,同時也是外交上所稱「絕對豁免權」的由來。縱使駐外人員有明顯觸反駐在國法律的行為,那麼司法管轄權也應該歸屬於派遣國一方,目前外交部的看法即為此類。

然而外交部縱使堅持中華民國駐美人員依據「美國在台協會與北美事務協調會關於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Agreement on privileges, exemptions and immunities between the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 and the 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north American affairs)之規定應享有豁免權,不過美國司法界目前還不肯釋放劉珊珊所持的理由之一卻是因為台灣並非主權國家,且與美國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故而劉女沒有取得豁免權或僅有一半豁免權,這是依據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的規定。由於台美兩國之間的關係並非正式外交關係,在法律位階上充其量可以視為領事關係,此種關係乃基於兩國間雙方的人員、經貿與文化等實質交流之需要而設立,執行領事業務的人員可以享有一定程度的禮遇及特權,不過該豁免權僅限於執行業務所需,而非接受國針對派遣國之國家主權不可侵犯性所做的自我限縮,因此這是屬於「功能型豁免權」。如果只是領事級的關係,那麼依據「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第41條規定,派遣國人員在接受國涉嫌嚴重罪行時,是可以被接受國的司法機關逮捕、拘禁與審判並且執行,也就是說必須接受當地的司法權管轄。換句話說,美國司法當局的立場應該是採此種觀點。

外交部長楊進添表示依據「台灣關係法」美國政府從未否定台灣主權,不過中華民國跟美國沒有建交、缺乏正式的外交關係卻也是不爭的事實,台美雙方外交關係在法律位階上的定位仍屬民間交流的層次,美方依法不能給予台灣駐美人員絕對豁免權自是理所當然。劉珊珊一案只不過是再次地突顯出雙方關係的實質面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