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ard 慢飛

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如我是應曉薇

假如我是應曉薇,我會懇請相關的民間社福團體與機構多多幫忙,並且透過各種管道發聲,協助這些單位募集其所需的人力、物力與財力,讓公民社會的力量可以被激發出來,讓公民社會的良善動能導向這裏,讓台灣社會共同努力,一齊來改善遊民這個問題。當然,這樣的做法不但耗時費力、甚至可能是吃力不討好的,此番努力選民也不見得會青睞。但是一個文明國家應該要有的基本人道水準與人權觀念本該如此,尤其是身為民意代表的社會菁英不能不知。

遊民之所以會淪落至此,其中有許多原因,難以一概而論;但無論是有家歸不得,抑或是根本無家可歸,終究他們所面臨不幸的結果是以天為被、以地當床,以街頭為家的餐風露宿生涯。他們或許是剛剛被這個社會體制排擠出來的失敗者、或許是長年挫敗而難以再度回歸到體制內的社會異鄉人(étranger),這些與現實社會接軌有障礙的同胞並不是罪犯,也絕不應該被國家及社會視為可以棄置不顧的廢物。

法國有個成立於一八九一年的幫助遊民機構名為「麵包屑」(La Mie de Pain),筆者對它印象特別深刻是原因在法國留學期間恰巧住在正對面。每到寒冷的冬天門口就有街友們大排長龍等待進去用餐及留宿。當然偶有因為排隊問題而引發口角的爭吵喧鬧,但大致上並不構成太大影響;且由於該處為住商混合區,附近有診所、律師事務所、公司以及台灣某報系的發行點及其附屬旅行社,但當地並未因遊民收容機構的存在而有負面評價。「麵包屑」這個機構強調世間仍有人性溫暖,因為他們知道在遊民的世界裏,一般人認為稀鬆平常的事對他們卻是困難重重:無論是自我照顧、睡覺、穿衣、吃飯、洗澡、接收信件、資訊取得、對未來有所期盼、甚至於重拾工作等等都是不容易的事;況且更困難的部分還有:與他人分享片刻、與他人眼光交會、被傾聽、訴說心事、不被異樣眼光對待、被接納、被陪伴、了解自己所擁有的權利,並且擁有新的機會再次站起來。法國人相信遊民所需要的不只是物質的幫助,更重要的是讓他們相信人與人之間還有溫暖的扶持互助力量,而不是被社會體制所敵視的一群邊緣人。當然法國相似的機構還有很多,已故的喜劇演員柯律胥(Coluche)曾說過「我不是新富人,而是舊窮人」,所以他於一九八五年創立「心的餐廳」(Les Resto du Coeur)無條件幫助街友,至今每年提供超過百萬份免費餐點,該機構也已擴張到比利時及德國。

其實台灣社會並不缺乏這樣的善心人,許多社福機構辦理街友尾牙宴,「萬華刈包吉盛宴」的廖榮吉老闆年年發揮愛心辦宴請全國老人與失業勞工,也是出於同樣的愛心。但諷刺的是這些無私的義舉善行卻往往都是出自社會小人物的關懷與愛心,社會菁英們卻多半像是「新秩序」的追隨者,只會遵循贏者的思維,難怪這樣的社會要談論人權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