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ard 慢飛

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歐盟看協商式民主

以研究社會自主性聞名的希臘裔法籍哲學家卡斯托里亞迪斯(Cornelius Castoriadis)認為「唯有承認每個自由人的意見在任何面向上都具有同等價值,多數決統治才能被接受。」換句話說,無論個人所持意見的向面是正或反、是左或右,其意見在政治面上都具有合理的相等份量,並且在朝一日有改變現狀的可能時,如此的多數決才符合民主原則。單就這層意義而言,歐盟可說是民主實踐的最佳範例:歐盟理事會的若干決策須採「雙重多數決」(double majority),或稱為「條件式多數決」(qualified majority)的決策機制;在里斯本條約中尚有「約安尼納機制」(Ioannina mechanism)之設計,也就是當某些會員國已經構成接近「封鎖決策之少數」(blocking minority)時,即便條件式多數決所通過的決議也不能終結該議案的討論,而須在合理的期限內持續溝通,直到正反雙方都獲致滿意的結論。該項特殊的設計本意即奠基於協商式民主的精神,希望讓多數與少數最終都能得到一個雙方可以接受的協商成果,因此在關鍵議題上持少數意見者不用含淚、含恨地吞忍接受多數決定,多數也不能憑藉著票數優勢而忽視少數意見存在的重要性。歐洲整合過程迄今歷經半世紀雖然成敗互見,但依然還能在顛簸中繼續前進,多半也是在如此包容的民主精神之下所促成。

蔡英文主席日前拋出協商式民主與大聯合政府的概念,即可約略看到歐盟「約安尼納機制」的影子,此一構想的確很有意思。她認為在藍綠尚未真正和解之前、為了避免無謂的內耗,無論在政策形成或政府組成上都有讓社會各利害關係人互相對話的必要,因此「大聯合政府」是台灣未來一條非走不可的道路。雖然該主張提出之後朝野各黨皆提出回應,但可惜地是多半係基於「聯合組閣」的機械式概念出發,各說各話地以政治安排的權力分配狹隘地詮釋大選後其所屬意的政治意象,然而各方卻未能掌握到協商式民主當中不可或缺的「審議」(deliberation)精神。審議著重的是對話與溝通的開放過程,而不是用多數壓制少數、一步到位的舉手表決;因此希望蔡主席若當選之後不管是聯合內閣也好,共治政府也罷,關鍵點絕非政治人物的職位如何安排,而是讓不同政治光譜的意見得以交流並形成具體共識、產生可行政策,讓民主制度成為一種值得尊敬的信念與過程。相信此舉也將開啟台灣邁向民主永續的里程碑。

正如卡斯托里亞迪斯所言,民主制度所創設的是一段永無止境的歷程,它並不直接通往一個完美社會,而是一個自由且充滿可能性的社會。這才是民主真正的價值與可貴之處,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