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切割切不斷課責

職是之故,從總統馬英九以降到行政院院本部高層,我們沒看到半個人有自請處分的動作;身為正副院長的陳冲、江宜樺兩人皆未對其監督下屬不周的失職而有任何懲處的相關動作(即便只是無關痛癢的形式上懲戒亦闕如),負責監督政府的立法院跟監察院似乎也有意無意地放水,沒人堅持相關行政責任的追究。於是乎各路人馬罵歸罵、怨歸怨,但只要熬個幾天的新聞熱鍋便事過境遷,所有人又都可以一派雲淡風輕地重回原點,先前所謂的政治重創也可以若有似無地飄忽而過,完全落實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的名言:撐個兩天就過去了!然而這種權責不符的系統性縱容究竟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過程當中無法迴避的瑕疵?或者這在本質上就是一件反民主的荒唐跟病態?

是的,馬英九曾在國民黨中常會說林益世出任行政院祕書長是他與行政院長共同決定,兩人會共同承擔責任,「但身為黨主席,我的責任最大」;言下之意,他是用黨主席身分替總統這個憲政機關來說項與脫責。不久後他又說,當初是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提拔林益世,換言之他自認這是無妄之災。以上刀刀見骨的清楚切割,理由看起來都是一番坦蕩正當,但吾人想問的是在這些企圖切割自清的表白之後,誰又真正地負了什麼責?我們又到底可以得到什麼具體承諾與實質改革?或者這一切的一切不過是「做戲空、看戲憨」的一場空?

民主政治的基本就是責任政治。責任政治發展到今日的意義首先即是在民主體系的運作之中必須要有人能承擔起相對應的課責(accountability),且這個課責管道是符合法治的(rule of law)的有效正式機制;其次,無論是在法律上、行政上、或者是倫理上都有明確的懲處機制,能夠實質規範到所有在環節上出問題的相關人員,真誠回應各界的期待。筆者誠懇地建議馬總統應認真面對課責這回事,而不是永遠都只有擺出一付裝無辜可憐的苦瓜臉,然後就以為可以船過水無痕。不然,一個民調無量下跌的總統就算繼續兼任黨主席,又能夠創造怎樣了不起的歷史定位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