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ard 慢飛

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監獄人權是文明指標

上述這些對於被告的待遇在很多人眼中看起來彷彿是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尤其是對一個普遍被社會上認為是「罪大惡極」的「壞蛋」,居然對他們如此的「禮遇」,教人「情何以堪」、如何有辦法「對受害者家屬交代」。不過這個真確的存在,它想要教導全世界的不過是一個簡單道理,那就是「文明」與「野蠻」的區別;即便是私人情感上難以忍受的狀況,但理智與法律上應當如何處置才符合現代文明與社會進步的標準,那就是國際刑事法庭正在做的事情。

西方社會對於監獄人權的看法約略可從以下三個層次來分析:首先,就「基本人權」的角度來說,一個人即使被判處監禁、剝奪行動自由,他依然是一個「完整的人」而非禽獸,因此政府必須在所有情況下保障個人基本自由與權利。其次,一個人即使被監禁,他仍舊是一位「公民」。因為監禁的目的並不是創造出一個法律所不及的化外之地,況且除非是被褫奪公權,否則人犯依然享有其完整的公民權。最後,被監禁人犯可被視為有權使用該項特殊公共行政服務的使用者,有權要求政府提供完整的獄所服務。

簡而言之,受刑人的基本人權係受各方保障,也就是說其基本人權應當受到與一般人同等樣程度的保障。監禁的手段已經使受刑人行動自由受到限制,不應再以方便獄所管理為由而進一步限制在法定刑罰之中闕如的受刑人之思想、通訊、言論、宗教等憲法所保障之基本自由。換句話說,監禁一個人對國家所衍生出來的特殊責任即應由國家承擔,而不是將監獄視為無人權保障之處;監獄絕非憲法陽光所照射不到之晦暗之處,而是屬於國家機器之一環,因此國家必須善盡監督監獄管理之責。

監獄並非法外之地,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會以擁有對人犯嚴苛的黑牢而自豪;從這個角度來說,監獄也可看出一個國家人權進步的程度。不過從吾人近來所了解的種種情況觀察,如果台灣要有朝一日能夠真正地以人權國度自詡,那監獄人權的改善勢必還有一段好長的路要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