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針對公共事務的意見發表
  • 14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何來法國總統專屬職權

或許有援引第15條總統為軍隊統帥,以及第52條由總統協商國際條約,藉以詮釋出總統的國防及外交權力,但卻不能因此就將之視為憲法所明文規定的「總統專屬職權」,而應該是看成這是體制運作上的「憲政慣例」。
事實上,總統與總理之間的權力分享很難以明文的界線劃定:在總統的所屬政黨綜攬政府時,由總統統領一切;在左右共治時期,是總統與總理相互抗衡之間的關係而定。這是一種動態的持續性過程,而不是靜如止水的遊戲規則。

例如,在1986年席哈克總理堅持要參加在東京所舉辦的G7高峰會,但在高峰會上被密特朗總統占盡風頭,他只好摸摸鼻子往後再也不參加類似的高峰會,而轉向關注其政府外交政策的執行。從這樣的脈絡理解,與其說外交是總統的「專屬職權」,不如說是在共治時期總理聰明地自我限縮職權。

又,法國總統主持內閣會議,以及依據憲法第13條有簽署內閣會議所議決的法令,所以總統也有權不簽署內閣會議所送出來的法令,像密特朗就曾經拒絕簽署企業民營化的法令,直接插手內政,但這也是總統的權限。

重點在於左右共治,職權的分享與諸多因素有關〈例如國會席次多寡、政策的支持度等〉,總統或總理都會算計著要如何才能夠在其中獲得最大的政治利益。換言之,所謂總統專屬領域只是後來學界為了解釋這現象而創造的名詞,但不能反過來說憲法中有明文規定。試想,總統如果與政府不同黨的時候,然後他任命自己的國防、外交部長及陸委會主委,這些部會擅自從政府中獨立出來,這豈是符合憲政邏輯的設計?

台灣的總統因為不能主持行政院院會,所以只好想盡辦法透過各種方式下令給行政院 (設立黨政平台、府院黨五人小組、兼任黨主席等),這是現今各界批評總統擴權的主因。要讓總統權責相符,就應該要讓總統走下神壇,親自主持行政院院會,由總統擔任實際的政策成敗承擔者才是正辦,而不是像孫文般「依兄弟之創見」創造另外一種四不像的畸形憲法,方為台灣之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